瑞驰体育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菠菜热点 > 正文

菠菜热点

蝶变:澳门博彩业田野叙事第十二章 扒仔与赌场高利贷一 扒仔概说 1. 扒仔的基本状况

Zelpen2022-07-15菠菜热点1183
蝶变:澳门博彩业田野叙事第十二章扒仔与赌场高利贷一扒仔概说1.扒仔的基本状况扒仔本来是流传在中国南方地区的一个俗语,贬义即小偷的意思,褒义则是指两广地区划龙舟的小伙子们,因为划龙舟的动作通常被

蝶变:澳门博彩业田野叙事第十二章 扒仔与赌场高利贷一 扒仔概说 1. 扒仔的基本状况

s29614590.jpg

扒仔本来是流传在中国南方地区的一个俗语,贬义即小偷的

意思,褒义则是指两广地区划龙舟的小伙子们,因为划龙舟的动

作通常被称为“扒”。但是在澳门博彩业这一特定环境下,扒仔

则成为具有特定意义的贬义词,是指活跃在赌场内及赌场周边范

围,靠引诱赌客借钱做赌本并抽取高额利息的那一批人。这类人

在港澳媒体上通常也被称为贵利佬、吸血鬼、放数佬、捞仔等,

当然,最常见的称呼还是扒仔,其中的女性称为扒妹、捞妹。这

类人也自称为扒仔,属于个体活动的,则自称为“散扒”

,又或者自称为码仔、码女。媒体有时将他们背后的集团称为地下钱

庄、贵利集团等,而他们内部则称为“公司”。向他们借贷而又

没有清偿者则被称为“债仔”,传统上也称为“牛仔”。其高额

盈利方式主要为“抽成数”,人们用“食水”或“食水很深”等语来形容。

一 扒仔概说

活跃在澳门赌场的扒仔有多少,同样是个无法统计的数字。

曾有媒体估计,澳门赌场中场人流的1%属于扒仔;还有人估计,

扒仔的总数大约有1万或1.5万人。无论如何,它都是一个庞大的

群体,这个群体的成员分别来自澳门本地、香港、内地甚至海

外,但来自内地的无疑占大多数。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扒仔们昼

伏夜出,游荡在赌场内或赌场周边伺机寻找对象。

1. 扒仔的基本状况

澳门、香港及内地各类媒体上都有关于扒仔禁锢债务人的犯

罪案例报道,其中以澳门媒体上的报道为常见。虽然这些报道都

比较简略,但基本上能提供关于涉案人及受害人的籍贯、年龄、

涉案金额、案件大致过程等信息。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,2002年

以来三地各类媒体的260余起案例的相关报道中,加害人以澳门

本地人为主的案例约为40起,以香港人为主的案例约30起,而以

内地人为主的案例,除了2002年至2011年不足100起外,仅2012、

2013年就有134起,其中2012年63起、2013年71起,并且该两年的

数据来源基本上局限于《澳门日报》的报道。〔691〕涉案金额方

面,最低的一笔为1.5万元,其中又以5万元左右最为常见。由于

笔者关注的主要是澳门媒体的报道,上述数字中关于香港案例的

统计显然存在偏差,而来自于香港的扒仔在澳门赌场的活跃程度

绝不输于澳门本地扒仔。

基本上而言,澳门本地扒仔与来自香港、内地的扒仔各自有

自己的对象,如一位受访人所说(2012年10月8日):

绝大多数扒仔都是外来人,香港扒专找港客,大陆扒拉

大陆客,澳门地方小,人口少,本地人很多能与黑白两道扯

上关系,过江龙多不想招惹到地头虫,本地扒找点茶钱也可

度日。

从已知的案例看,香港、内地扒仔针对澳门本地人的案例基

本上没见过报道,可见这位受访人所说基本符合扒仔谋食对象的

实际状态,但也存在一些偏差,根据笔者收集的统计资料,实际

情况还包括下述情景。

首先,扒仔组合已有合流,即三地扒仔可能会组成同一个团

伙,又或者说是在同一高利贷集团内部有三地人的参与,以便集

团针对不同对象的运作。更多的是临时组成的若干小型团伙,成

员分别来自澳门、香港乃至内地的不同省份。

其次,从已知的案例看,既有香港扒仔针对内地赌客的案

例,也有内地扒仔针对香港赌客的案例,同样又有澳门本地扒仔

针对香港、内地乃至本地赌客的案例。个别案例则属于外籍人士

做扒仔,如经媒体报道的,有来自越南的扒仔,还有来自韩国的扒仔,他们针对的都是自己的同胞。

有赌场的地方就有“扒仔”或类似扒仔的行为,澳门的扒仔

久已有之,只不过与现在的扒仔相比,赌权开放前的扒仔在牟利

方式上、心态上乃至地域来源上存在若干差异而已。这一点下文

还有述及。

据统计资料,澳门本地扒仔的主要放贷对象也是内地赌客,

在已知的40起案例中,只有4例是针对澳门本地人,对象包括工

人、赌场荷官、赌场公关等,还有一例是马来西亚外劳。〔695〕

而澳门本地扒仔往往具有兼职身份,其正常职业有网吧职员、网

吧东主、旅行社职员,还有一家三口加上一名赌场侍应生四人组

合共同放高利贷者,

〔696〕2013年年底暴露出参与高利贷放数的

还有警方人员。〔697〕

活跃在澳门赌场的香港扒仔同样有不少,并且早在赌权开放

前就已大量存在,一位香港赌客说(2011年3月29日):

有好多香港仔当年放弃工作过大海觅食,月入十多万的

确是等闲事,年薪过百万并不是神话。以当年澳门楼价计,

如果够胆投资地产物业,现在已经什么都可以不用做了。我

有朋友当年在赌场找钱买了楼,现在日子过得轻松得很。

2002年澳门警方即指出,在澳门从事赌场高利贷的香港人数

量有增加趋势,其中部分“新血”是由被害人转化而来,即强迫

一些还不起赌债的香港赌客转做扒仔,每拉成一笔生意,则以其

中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来抵偿赌债,如30%。〔698〕缅甸赌场也有

类似情况,低到15%。〔699〕还有的香港赌客在还清赌债后自愿

长期做扒仔。〔700〕内地赌客也有因欠赌债或输光而转做扒仔

者,2009年5月发生于威尼斯人赌场的虚报炸弹勒索案,作案者来

自陕西,在输掉60万后做了扒仔。〔701〕有多年沓码经历的受访

人R先生以财神赌场的扒仔为例,谈到了扒仔的来历及某些沓码

仔的地域性(2011年8月25日):

财神赌场有不少扒仔,都是杭州、宁波、萧山一带的,

钱输光了,黑到这里了,开赌厅的老板让他们回老家拉客人

赌博,赚取佣金来还债。

香港扒仔针对的主要是他们的香港同胞,并且手段之恶劣绝

不输于内地高利贷集团,而计划执行的精细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

及。近年来香港扒仔与内地不同省份扒仔的组合也常见。〔702〕

就内地扒仔的来源地而言,资料显示遍及除疆、藏、青、

甘、宁等省区以外的中国各个省份,华东地区主要是浙江人、江

苏人,鲜见上海人;华北及东北三省,以东北三省为常见,北京

等省市鲜见,也有山西扒仔;中原及湖湘地区,2008年以后则以

湖北、湖南两省为多;西南诸省份扒仔整体而言较少,但也不是

没有;东南及华南则主要是福建人、江西人和广东人,这三地的

扒仔与来自东北地区的扒仔最为常见,其中近些年广东地区的扒

仔数量开始占有相当高的比例,特别是广东省珠海地区、江门地

区的扒仔又更为常见,这和地利之便有关。还有一些内地来的外

劳也在业余做扒仔,或做钉仓。〔703〕来自内地的扒仔团体,有

一定的地域特征,如以江西、东北、广东、浙江、江苏为主要团

伙成员者,但是更多地似乎是一种随机组合,据有的案件披露,

有内蒙古、山东、河北人组合〔704〕

,四川、安徽、广东人组合

〔705〕

,浙江、江西、湖南人组合〔706〕

,等等。

扒仔的年龄方面,一线扒仔多在20岁至40岁之间,来自香港

的扒仔有些年龄很小,有位香港赌客说(2011年5月6日):

有些扒仔进赌场要着西装打领带,还拎个公文包,将自

己打扮得成熟点才可能骗到人,我上次在十六浦赌场见到几

个,可能只有十六七岁。

性别比例方面,近些年女性则呈增多趋势,她们与男性扒仔

的活动特点有些不同,更多地是在赌场内活动,又或者在赌台旁

陪赌并监督借贷人,其年龄在25岁至40岁之间者为多,其中部分

是没有集团背景的“散扒”。

就案件涉及的当事人而言,香港地区受害者的高发时期始于

2004年,如2009年年底来自香港警方的描述,自2004年至2009

年,香港平均每两日即发生超过一宗高利贷案件,当中涉及澳门

的案件,于2004年至2009年11月期间,由占总数的78%激增至

93.2%。〔707〕内地和澳门地区的情况则缺乏基本描述,不过根据

笔者收集的资料看,基本情况差不多。不同的是,内地扒仔为主

角的案件比例,在绝对数量上已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澳门、香港同

行。这和澳门赌权开放以来外资赌场的大量增加、内地开放自由

行等政策有密切关联。

由于这类高利贷案件具有一定的隐蔽性,在笔者统计的260

余起案例中,主要是依靠被害人或其亲友的报案才得以公开,而

澳门警方主动破案者所占比例只有5%左右,如涉及香港人为主的

约30起案例中,主动破案的只有2起;〔708〕澳门人为主的约40起

案例中,也同样只有2起。属警方主动破案的案例,依赖的方

法,一是通过闭路电视观察,二是赌场内便衣巡查。得以认定为

高利贷并胁迫赌博的主要特征是,在赌台投注过程中,存在陪赌

者不断抽取投注筹码甚至偷码行为。〔709〕一般而言,最容易发

现是否属于高利贷胁迫赌博的是赌台工作人员,尤其是荷官或场

区经理,由于存在利害关系,他们不会主动报案,这也是此类案

件曝光率低下的重要原因。

现在活跃在澳门赌场的扒仔,美资金沙系赌场中的金沙赌

场、威尼斯人赌场是最多的地方;其次是海立方赌场,其他大型

赌场及中小型赌场则相对较少,而被称为“街坊赌场”的一些小

型赌场基本没有。一位来自香港的赌客说(2010年8月18日):

10年前我已开始去澳门赌场,觉得近四五年扒仔才开始

见得多,金沙赌场是个大热点,如果一个人去,九成会遇

到,那里的特点是女扒多。这些扒仔在金沙赌场外围及赌场

内引诱上赌客后,一般会带到附近的集美赌场、华都赌场内

赌博,或者是在附近的小餐馆乃至金丽华酒店内讲条件。

以笔者所见,金沙赌场外的扒仔,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半左

右回去,晚上8点左右又开始出现,常常是二人组,也有单溜

的,又或者三五成群站在一起聊些什么,也许是在临时开会,都

是20-30岁之间的男性。2012年9月7日星期五,笔者早上6点左右

进入金沙赌场时,门前喷水池边还有六七个扒仔;6点30分走出

金沙时,一个都见不到了,应该是都回去休息了。金沙系以外的

外资赌场,有赌客说(2011年4月23日):

星际、永利都不错,保安做得好,还有便衣保安。如有

人在永利赌场内烦赌客,连班长都会让他们走开,因为赌场

上头有指引。新濠也可以,何生的仔是新人士新作风。

关于海立方赌场一带的扒仔,有位赌客说(2011年9月21

日):

通常海立方的扒仔钓到鱼,会带到对面的回力赌场拆骨

(谈条件),两个扒仔左右夹着肥肉(借债人),再找驻场

的放数大佬拿筹码去赌台赌。放数大佬不会出面,只是远远

观战。

还有位香港老赌客的看法似乎有些偏激,他说(2011年6月20

日):

我只去海立方的二楼,那里清静些。为什么海立方的扒

仔多,应该是当年赌场老板同黑帮做太多的妥协,到现在想

分都分不开。不像其他外来老板,他们不会买黑帮的账。我

情愿海立方还是原来的八佰伴,起码有个地方走一下,吃顿

饭。

受访人N先生则认为(2012年9月9日):

威尼斯人赌场是扒仔最多的地方,最初是江西、河南

人,最多时大约占九成,现在东北人约占四成,其他各地的

都有。也有一些澳门本地人,吃不到大客人,就盯住那些随

旅行团来的人,忽悠女人老太太,骗一些小费。

扒仔群体中的有些人一旦上了贼船,久而久之可能因适应了

这种生活而不思回头。一位来自香港的赌客说(2011年12月30

日):

十个扒仔有九个是欠老板的钱,当初借下,但又找不到

钱还,大佬就留下他们做事,一来他们欠数不大,二来够后

生,行得又走得。他们卖身给老板,这些人做久了就变成扒

佬,怎么转行?

从受害人转而成为加害人,无论是上文已经举出的媒体上公

开报道的案例,还是笔者接触到的受访人中,都有这方面的事

例。

一线扒仔的个人收入源于借贷人所支付的借贷成本总额的提

成,包括一次性抽取的利息和在赌台上投注过程中的抽水,行话

为“上水”。因“社团”背景不同,或为20%,或为30%,这一

点下文还有叙述。他们和“公司”的关系是松散的,只要不存在

未解决的事情,来去基本自由。

在内地一些网站上,包括地方性网站、各类人才网等,可以

浏览到招聘扒仔的广告,名义则是“贵宾厅业务员”、“中介

人”、“沓码仔”等,要求无犯罪前科、性格开朗善于交际、年

龄18周岁以上等,提供的基本条件为包吃包住,但无保底工资,

收入靠提成。还有专门招聘女性的广告。网上招聘应该是澳门扒

仔的来源之一。

对于如何才能加入到扒仔队伍中,笔者与一位外劳有过交

谈。2012年1月9日晚8点,笔者在离旧葡京不远的上海街一家名

为“家乡小食”的烧烤店吃晚饭,与店内一名40岁出头的陈姓男

服务员聊到扒仔的事情,他说:

我也认识一些在澳门做扒仔的,因为很多时候那些扒仔

在这里吃快餐,不过就没有什么深交,见面点点头而已。附

近几家小餐馆都是扒仔临时落脚处,对面的老四川饭店,我

们也叫它扒仔饭店,里边的扒仔特别多,你看路边那两个站

在那里说话的就是扒仔。经常来这一带吃饭的扒仔,主要是

江西、湖南的多,也有东北的。

笔者问他为什么不去试一下扒仔这一行当,他说:

我自己生性胆小,犯法的事情不敢做,又没有本钱,场

面上又不会说话,再加上自己有老婆孩子,年龄也大了,做

不了扒仔。做扒仔找钱也难,没有客人赚不到钱;有客人,

借给了他钱输掉了,要不回来,老板又不会放过你。

笔者想请他介绍一个扒仔认识一下,他大概有点误会笔者的

意思,他说:

你要想认识他们,我没有特别熟的,帮不到你。不过我

觉得想加入他们并不难,你找他们聊一下天,说帮他们干些

事情,也许就会加入到里边去了。因为老板不用付给你工

资,你拉到客人,挣到的钱大头归老板,老板当然乐意。

对于活跃在赌场及其周边的众多扒仔,不少赌客不理解,为

什么赌场方面不加干涉,任由他们骚扰赌客?笔者为此也询问过

一些担任赌场保安工作的受访人,Z先生做某赌场的保安工作,

关于赌场扒仔的问题,他这样说(2011年1月12日):

像海立方的扒仔主要是香港来的,其他赌场主要是大陆

人。对于骚扰客人的扒仔,我们与司警有一个默契,就是宁

杀错,不放过,带到赌场内部指定场所,会留指纹并拍照,

以保留证据,最长的留滞有超过8个小时的。过去可以揍,

现在不行了,要讲证据。客人投诉扒仔,大多数只是说被言

语骚扰,没有实质性证据,我们也没有办法进一步处理,只

能赶他们走。

Z先生的话证明,赌场管理方对扒仔不是不管,如有赌客投

诉,则一定会处理,但仅限于一定时间段的“留滞”及驱逐出赌

场,进一步的处理则法无所依。当然一些赌场会将严重骚扰赌客

的扒仔列入赌场黑名单,如一些外资赌场。

53岁的受访人H先生是某赌场保安部经理,他也谈到了赌场

扒仔的处理问题。他说在赌权开放前,抓住骚扰或禁锢赌客的扒

仔,有时报警并会揍一顿(2013年2月7日):

有一次有个朋友偷偷递给我一张纸条,说一个客人被禁

锢,我们交给警察处理。警察抓住人后要我去做证人,当时

看见警察用棒子打犯人的头,犯人会认为是我害了他们,这

种事情有好多次了。不过我们一旦接到这样的纸条,不管怎

样都要处理,有时立即去找驻场警察。


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